我在大厅里踱步 看见他坐在大厅中央施坦威上 他着一身的黑色燕尾 眉头轻轻皱着指尖在黑白格上来回走动 像是在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女人 尽管他的女人已没了呼吸 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评论(1)
© SlowDevi|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