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Devi

有缘人不敢相逢

【鑫逸】垫底爱神

一只黑兔:

*勿上升真人,一切都是ooc
*尝试了新排版,因为以前的真的太乱了
*又名【了不起】的101种运用
*感谢贺老师,狗蛋,翠花,丁灵的串场
*给 @木瓜炖盒子 的晚来的生贺
*我错了!我第一次居然忘了加艾特!
*阅读愉快,以下正文


爱神一族有训。


所有爱神(包括见习爱神在内),均需时刻牢记《爱神手册》内容,尤其扉页第一句:所有爱之箭须射向相爱之人。


/1


什么玩意儿!敖子逸愤恨的把已经反了角的爱神手册扔在地上,眼神喷火,像是要撕了那本爱神手册。


半饷又认命地捡起来,叹了口气,一页纸从书里轻飘飘地飞下来。


【正式爱神报考成绩单


姓名:敖子逸
年龄:15
现身份:见习爱神
测试次数:6
本次测试成绩:88.5
本次录取成绩:89


敖子逸同学,现录取失败,望再接再厉!】


再接再厉又是再接再厉!


要是把每次再接再厉这句话裁下来,估计能绕爱之城一圈。


是的,敖子逸同学,连续六年踩线被刷,号称爱之城千年难遇奇才——百发零中敖子逸。


理论课满分,实践课堪堪拿到基础分,但随着实践能力的增强,实践分在总分中的比重越来越大,敖子逸成功演绎了「道理我都懂,可我不会干」这一句箴言。


不会射箭怎么了!月老的红线还等着我去缠绕呢!


每每抱有这样想法的敖子逸跑到隔壁的月老学院,总会被和他一同入学的贺峻霖嘲笑。


嘲笑什么嘲笑!弓箭都拉不开!自己好歹还有一个拉弓最帅的称号吧!你贺峻霖连弓箭都拉不开嘲笑什么嘲笑!会缠几条线了不起吗!啊!?


近在小卖部买真空麻辣兔头的贺峻霖偶然想起今天出成绩,又联想到肯定没过线的敖某人,再结合一下敖式语录,冷笑一声作出回答:呵,就是了不起。


敖某人打了个喷嚏,把报告单揉成团塞到口袋里,准备下人界去转转。


怎么了,考试考不过连人界都不然下了吗?


不好意思,就是不让下。


敖子逸看着一脸正直的宛如狗蛋(敖子逸的幻想儿子)学校守卫,简直有了暴打一顿的冲动。


衡量过身材差距和力气差距之后敖子逸灰溜溜的回了宿舍。


敖子逸握上门把手,壮士断腕般的开了门。


“呀,三爷回来啦?过了吗?”


……


“你在嘲讽我吗?”


“不敢不敢哎哟这哪敢呢你问问全学校谁敢嘲讽你,活的不耐烦啦?”


“丁程鑫你!”


“我,我怎么啦,哎呀,我正式爱神还有工作,我先做工作啦,回聊!”


“你不就是比我多射中一箭踩线过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丁程鑫转头,认真的看着他,其目光如炬,看的敖子逸打了冷颤。


“不好意思,就是了不起。”


……我操。


/2


后来敖子逸还是去了人界。


因为新出了学院条令:见习爱神可在正式爱神陪同下前往人界。


简直就和未成年人须家长陪同下进入是一样的独裁专制。


等等,见习爱神=敖子逸=未成年人,那么丁程鑫=?


敖子逸不敢想了。


跟着正式爱神还是有好处的,比如这一点 公费旅游。


拿着学院发下来的任务金,在人界随便找一对有缘人,用爱之箭射中之后就大功告成。


不过……


“丁程鑫你离那么近射怎么不干脆把箭拿手里直接往人家心窝子里捅”


闻言丁程鑫转头翻了个白眼,不屑道:“你管我,只要能中,谁管我咋中的。”


……靠。


“正式爱神了……”


“正式爱神就是了不起不好意思。”


……妈的。


完成了任务的丁程鑫心情大好,带着敖子逸就开始满人界的逛。


爱之城的钱币和人界不同,因此人界的钱币在爱之城约等于废纸等于不要钱,所以丁程鑫花起来大手大脚,不一会儿就买了一大堆东西。


跟在正式爱神身后提袋子的敖小弟很绝望。


“啊!正式……”


“了不起。”


敖子逸觉得沉默是金。


敖子逸提着大包小包跟着丁程鑫在商业街里蛇皮乱窜,街上人多拥挤,敖子逸手里还拎着许多东西,被左边的大叔一挤,右边的小情侣一撞,很快就被蛇皮走位的丁程鑫甩下了。


敖子逸非但没有觉得被抛弃的孤独感,反倒有一种得到解脱的感觉,想掏兜找钱买个冰激凌,却猛然想起见习爱神没有任务金。


于是提着大包小包的敖子逸无助的坐在了石凳上。


人闲就是爱瞎想,这句话在敖子逸身上得到了充分释放。


敖子逸擦了擦汗,由衷感叹道:正式爱神就是了不起啊,资本主义可真有钱啊。


下午阳光暖烘烘的,敖子逸坐着没多久就有点打瞌睡。


点着脑袋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感觉一片阴影堵在面前,敖子逸并不想张开眼看看是谁,只是在心底给面前都阴影抱了拳。


谢谢了大兄dei,这世间还是比较好人多。


“敖子逸!”


“哈?怎么了?”


“你走丢了怎么不给我说!”


……废话,我要是能说的话我能走丢吗?


“行了,我刚刚给你买了件衣服,回去吧。”


等等?丁程鑫给我买衣服了?


敖子逸迅速睁开眼,抢过丁程鑫手里的袋子。


“诶那个是我买的零食。”


“那个是买的书。”


“那个是我买的裤子。”


“那个是我买的蓝牙键盘。”


丁程鑫,你爱的果然还是你自己。


丁程鑫把最后一个袋子递给敖子逸。


敖子逸不出意外的炸毛了。


“丁程鑫?你让我一个大男人穿红色?我!大男人!红色?HELLO小伙子?”


丁程鑫又翻了白眼,取出衣服,理也不理满腹牢骚的敖子逸,展开衣服抖一抖,直接套到了敖子逸身上。


“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啊,人模狗样的,你瞅瞅。”


“丁程鑫我有权撕烂你的嘴。”


“哎呀呀,小逸生气了?请你火腿肠?”


“一箱。”


“成交。”


/3


回到爱之城的敖子逸还是十分难过,他不能化悲愤为食欲,于是堪堪吃了十几根火腿肠之后就饱了。


丁程鑫担心他从此萎靡不振,从隔壁学校请来了敖子逸的好朋友提前跑路的贺峻霖来开导人生。


可谁知贺峻霖一来,就拉着敖子逸打游戏。


迷,真迷。


宿舍中敖贺二人一床上一桌上,均盘腿低头,口中喃喃道:“打啊!你这个猪队友!”


其友丁程鑫无聊至极,点头瞌睡之间,猛然看到桌上放着一团红线,好奇心驱使丁程鑫的手拿起了那团红线,那红线却突然化作红光分做两团,“咻”的一声,红光缠绕到了他的手腕上,他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床上敖某人大喊一声道:“呔!什么鬼玩意儿!”


坐桌上的贺峻霖抽空抬头,看向丁程鑫的手腕,又跳下桌子,爬上床,抓着敖子逸的手腕就往前带。


“诶诶诶你干嘛!我推塔呢!啊!我死了!贺峻霖!!!我要了你的命!!!拿命来!”


敖子逸的手才伸了半截儿,贺峻霖就已经跳下床郑重的向敖子逸和丁程鑫一人各鞠一躬。


“感谢你们!我就差一个任务了,没想到在你俩身上搞到了,我要成为正式爱神二级了,感谢天感谢地感谢我遇见了你们。”


说罢,贺峻霖飞快画了个十字,涨了翅膀一般的飞出了宿舍。


宿舍门很应景的被穿堂风带动,凭空更添一种肃杀诡异气氛。


宿舍内二人大眼瞪大眼,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弱小,无辜,可怜,但能吃。


丁程鑫最终忍不住打破了这诡异而又合乎情理的气氛。


“那个…”


“没事……我去找贺峻霖搞断就行,这事儿你别担心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要不咱俩,先凑合凑合?”


“Hello丁程鑫?Are you 瓦特?”


“反正你妈说你找不到媳妇,我爸说我注定单身,不如咱俩凑活过算了。”


“我和你能一样吗!我那是把隔壁班翠花惹哭了!怪我吗!”


“我难道不是因为把她闺蜜丁灵的小蛋糕吃了惹哭人家了吗!”


“人家谦让一下你还真当让你吃啊!”


“你把人家小姑娘的辫子一天薅下来几百回,人家要是秃了全怪你!”


“你!你!你!”


“对!我正式爱神了不起!”


……靠,这人属蛔虫的?


一顿烂吵,二人将对方从出生开始的糗事开始一件件说起,直说的本人都一脸懵逼不知所措。


争吵末尾,丁敖二人一人一床,鼓着腮帮子生闷气。


过了没多久,敖子逸先服了软。


“那就先试试吧。”


丁程鑫假装没理他。


嘴角偷偷上扬了一下。


躲在宿舍门口的贺峻霖很纠结,落在敖子逸桌上的麻辣兔头,他到底还取不取。

评论
热度(277)
  1. 亓屿.一只黑兔 转载了此文字
  2. Journeyeti一只黑兔 转载了此文字
  3. 0224次心动一只黑兔 转载了此文字
  4. SlowDevi一只黑兔 转载了此文字

© SlowDe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