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过与否

最痛苦的时候面不改色,将所有苦难埋入心底,自然愈合结痂,到再次唤醒痛苦记忆,那人嗓音沙哑说不出话来,他慢慢蹲下身来,环着腿的手渐渐收紧蜷缩在角落,从轻轻的呜咽到泪花漾在眼眶随着粗重的呼吸悄然而落,他像是在地狱里走了一遭,身子酸痛无比,哭累了就靠着墙角躺在木地板上,沉沉地睡去

我一直佩服人前那样的神挡杀神,又叹息背后那样的单枪匹马

 
评论
© SlowDevi|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