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

——————

着一身被常年洗净泛黄的衣裙,脚上廉价的帆布鞋已经脱线,她面无表情的站在大桥上,桥下就是深不见底的江河,她像牵线木偶一般将手搭在桥架,任心事被风吹乱。

风拂过水面泛起阵阵涟漪,缕过她耳边的碎发,眼眶红了一圈,或是被风吹得触动,或是眼进了沙粒。

下一秒她伸开了双臂,眼眸静静的垂着,而后被轻轻合上,她没有任何的犹豫,脚越过锈迹斑斓的矮杆,瞬间身体腾空,身子像弦弓上的箭投入世界反方向的冰冷,她先是在水中扑腾了一下,也许只是处于本能的求生欲望,过了一会儿就放弃了挣扎,默认海水浸过身上的薄衫,刺骨入到每一寸肌肤,慢慢随之沉入江底。

我和他站在岸边,眼看着她没入淡色江河,身边人貌似完全没有救女子的意思,心思也不知道被扯到何处,我望着他,从额发到下颔,高挺的鼻梁和睫毛阴影下的桃花眼令人一望就让人离不开视线。

“死有余辜”眼前人攥紧的手,指尖陷入掌心咬牙忍着泪花在眶里,我心疼的用手环住他的腰,待怀中人起伏的情绪被拍背抚平,袖中的匕首奋力从他背后而入。

我看着渐渐平静的水面,靠着肩膀的人没了刚刚活着的迹象,一把推开,嘴上挂着第一次见到她的笑颜,用她曾经随身携带的利刃朝自己胸口刺去,用尖头小弧度的剜几下,听到肉与血的分离声

“真好,终于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了”

 
评论
© SlowDevi|Powered by LOFTER